文学作品 首页检察文化文学作品

文化•检察文化•潮州检察文化

发布人:lh  |  来自:陈霞  |  发布时间:2014-03-21 16:01:37  |  点击次数:6469
——从价值观念想到的
                                         
文化是什么呢?《易经》云:“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说的是观察世间的知识、思想等等林林总总的意识形态,然后取其合适的,内化为某些人或某个群体的集体行为,并再次影响、回归社会的这样一个反复的过程。换句话说,文化首先应该是一个群体的价值观念,一股推动个人融入社会,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强大力量。无独有偶,美国文化人类学家A.L.克罗伯和K.科拉克洪在《文化:一个概念定义的考评》中认为:“文化的基本要素是传统思想观念和价值,其中尤以价值观最为重要。”如此说来,文化以价值观念为显著特征,决定着人们的道德标准、行为方式,决定着一个团体、一个单位、一个系统、一个行业、一个社会赞赏什么、追求什么、选择什么,是经团体成立共同认可的约定成俗的统一态度。
检察文化是什么?既然文化是一个群体共同认可的约定成俗的统一态度,那么检察文化应该是被检察行业普遍认同的统一态度了,最高检在《关于加强检察文化建设的意见》中指出:“检察文化是检察机关在法律监督实践和活动中逐步形成的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相关的思想观念、职业精神、道德规范、行为方式以及相关载体和物质表现的总和。”最高检给出的定义十分全面地诠释了检察文化的诸多要素,最核心的当属精神要素,即检察人员在检察活动中体现出来的思维方式和价值体系,如“立检为公、执法为民”的宗旨,“理性、平和、文明、规范”的执法观念,“忠诚、公正、清廉、文明”的职业道德等等,以及曹建明检察长在第十三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大局观、核心价值观、执法观、业绩观、权力观和发展观”这“六观”,所有这些价值观念无不围绕着“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这一社会主义根本价值观来展开,也是我党的执政所向。因此,既然是为人民服务,那么检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就应该突出“人本、人性、人权”这“三性”:
“人本”即要以人为本,要从检察人员学习、工作、生活的特点出发设计核心价值观,满足检察人员的正当要求,符合检察工作的基本取向,利于检察事业的长远发展,这样提出来的价值观以及构筑出来的共同思想基础才有凝聚力,能更好地促使检察人员服务于社会经济建设。
“人性”即要以人心向善为基础来规划价值观,要相信绝大多数检察人员都是从善如流的,在构筑的过程中要站在善意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设计方案,而不仅仅是站在约束的角度,要避免情绪对立、对抗,要以最大多数检察人员的合理需求作为基础,鼓励、引导、影响他们,并通过他们影响周围的人,从而使检察行业价值观不仅仅局限于检察机关,还可以向检察家属扩散,甚至更广阔的天地,如此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检察文化将吸取更多更丰富的养分,也更利于自身的发展壮大。
“人权”即是给予广大检察人员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如果一个检察人员根本不知道检察文化是什么,核心价值观是什么,你要他怎么参与?如果不参与,他又怎么能讲出个子丑寅卯,怎么可能有想法、有建议?根本不了解,连想都没想过,要让他表达什么呢?他又能表达什么呢?在一无所知,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监督不就是一句空话吗?所以,凡此种种,都需要好好思考,只有解决好这些问题,才有可能铸就一支忠诚、公正、清廉、文明的让领导放心、让群众放心的检察队伍。
有句话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任何种类的文化,任何形式的文化必须与本土文化相结合,才能取之不尽,用之不谒,否则就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想,检察文化也必须根植于潮州的本土文化,并与之融合,突出特色,擦亮品牌,像呵护小火苗一样,用心去做,终有一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先说韩愈文化。韩愈因上《论佛骨表》谏“迎佛骨”被唐宪宗贬至潮州,贬官不光彩,是犯了错的,可是为什么他来到潮州为官八个月却能赢得“江山都姓韩”呢?原因在于他为人正直,忠心耿耿维护封建统治,就是发觉佛教过度发展,引起社会秩序混乱,冲击当局财政收入,进而危及到国家统治,国将不国,民何以堪?所以才冒死进谏,也因此遭祸。这种思想观念是完全符合当时社会发展阶段的,亦是正统观念,是为老百姓所推崇的。到潮州以后他重文尚教,亲力亲为推动教育事业,倡导以兴学为乐、以知识为荣的社会风气,有了这个认知基础,才能贯输封建礼教思想,统一认识,为的是民众能接受统治;他兴水利,驱鳄害,安抚民众,稳定社会秩序,为的是方便官府统治;而此前,韩愈在任祠部员外郎时也曾以《唐六典》为法律依据,严惩为非作歹、飞扬跋扈的功德使(宦官),为的是维护封建统治。因此,他忠于职守,所做的一切无不是围绕巩固当权者统治这个核心展开的,就是说,他至死都忠于他身处的统治阶级。联系检察文化核心价值观,我们也提“忠诚”,虽然两者本质上有着天壤之别,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都忠于执政党,检察人员要忠于党,服从党的领导,听众党的指挥,这是固若磐石的信念,但如果党在执政过程中,或是党的干部在行政执法中出现问题,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检察机关有责任、有义务进行必要地监督,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我们的党更有为,党的干部更健康,带领群众更好地发展社会主义事业。韩愈一生清廉,爱民如子,在被贬期间就算清贫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献奴婢以取悦权贵达到谋私利的目的,反而根据《唐律·杂律》依法处置没良为奴的违法行为,释放家奴,潮州城的百姓都称赞他是青天大老爷。剔除封建思想的糟粕,韩愈文化精髓是可以与检察干警当前正在践行的“忠诚、为民、公正、廉洁”的核心价值观相融合的。
再说茶文化,在潮州大地,不论走到谁家,高官或平民,精英或俗子,都好喝茶,这种习惯与北方人大口大口、咕咚咕咚的豪饮是有区别的,北方人喝茶偏重于解渴的功能,讲究的是爽,而潮州人则趋于小口小口慢慢品,先闻香,后品茗,闭上眼回味,茶香沁心脾,思绪亦悠长……关于品什么茶,怎么品茶,我不敢造次,只想斗胆说点茶中透出的文化味儿。你瞧,单人独品,宁静致远,思绪可以天马行空,飞上云霄,也可以鱼翔浅底,恣意遨游,抑或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静静地看云卷云舒,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心平如水,心明如镜。检察文化中不应缺了“慎独”这一章,作为维护公平正义的检察官,我们追求实体公正,程序公正,执法办案都要依法依规而行,铁面无私,这也是司法能否赢得公信力的关键,而要做到公正,他律非常重要,自律也必不可少,能在灯红酒绿千般诱惑面前,固守清贫,并怡然自得,关键要靠自律啊,他律再严,百密一疏,如果想钻空子,就能找到漏洞。但如果心气高远,不屑此道又怎么会趋之若骛?我想茶之独处的魅力大抵于此吧。
第三说说家训文化。潮州的先民大多数来自中原,其中不少还是望族,如“江夏世家”、“高阳世家”,故也将许多中原特有的传统文化带到了这个南蛮之地。家训便是其中之一。潮州人的家训多以“孝、和、俭、勤”或“立身、立志、立德”为主线,对整个族人起引领、约束作用,鞭策子孙继承传统、奋发进取、壮大家庭,如潮安沈氏家训,说的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金石仙都林大钦家族的家训则是“仁不可轻,义不可轻,但存义是公平。休巧计,勿横行”,这些重仁义、讲诚信、倡公平、重谦逊、知廉耻的家训文化,是否也可以为检察文化所吸收呢?我们可以倡导“院训”,以共同认可的思想观念、职业特性加之地方文化,确定一些格言、短语、警句,用于治院、治检,以凝聚精神、强化业务、推动工作。在设计“院训”的时候,则可考虑几个方面:
一是在功用上要“明”。“院训”用于治院,其作用就是教化训导,用有形的,人们可以感知、触摸、体会的东西引导干警思考,并内化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指导自身行为,好的“院训”一定是能将治院睿智、治检良方传递给每一位干警,并成为其行动准则的。二是在立意上要“新”。要将传统与现实结合起来。好传统不但不能丢,而且还要进一步发扬光大,需要不断地加入新鲜元素,与当前形势融合,使之具有时代内涵,这样才有活力。要将检察文化与潮州文化结合起来,使职业文化扎根本土,这样才能汲取更丰富的营养,铆足发展后劲。三是在内容上要“深”。意义要深远,涵义要深刻,给人以启发、指导、约束,同时,要防止千人一面、千篇一律、人云亦云,没有特色。四是在形式上要“简”。要深入浅出,避繁就简,让人一看就懂,一听就明,避免卖弄深沉或故作晦涩。五是在传承中要“易”。要便于记忆,朗朗上口,干警又喜闻乐见,过目不忘,这样传播的速度快、范围广,才能达到“院训”的普及目的。
基于以上考虑,我意抛砖引玉,不自量力提个拙见:“忠、义、和、勤、廉、传”。“忠”即忠诚,不管古代、现代,都倡导忠诚,不仅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忠于职守,同样也要忠于家庭、忠于婚姻。“义”即“道义”,检察官铁肩担道义,以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勇气维护公平、匡扶正义,同时检察官也义薄云天,尊重师长父母,爱护兄弟姐妹,珍惜朋友知己。“和”即和谐,所谓“家和万事兴”,检察院就是个大家庭,所有成员应该团结一致,共同谋求发展,要补台不拆台,到位不越位,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有事一块干,而不是推来推去。同时对待群众诉求,要和气、耐心,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努力想点子、找法子,千方百计帮助群众解决问题。“勤”即“勤奋”,业精于勤荒于嬉,勤能补拙,如果大家能专心研究学问,研究法理,研究业务,形成你追我赶的良好学习氛围,掌握更多、更新、更尖的知识,潮州检察工作就能更好、更快、更全面地发展。同时亦要勤政,有责任心,扑下身子,不计较,不抱怨,不推诿,真正做到检力下沉。“廉”即“廉洁”,东汉著名学者王逸在《楚辞章句》中注释:“不受曰廉,不污曰洁”,检察人员身处反腐一线,肩负监督重任,一定要做到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不为权势所压倒,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一如潮州人喜爱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同时,检察官要明礼仪、知廉耻,循规蹈矩,依法办案、办事,不要太过标新立异,不可逾越法律底线。“传”,即“传承”,潮州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陈友义同志曾说过:“人是离不开传统的,总是生活在传统之中。……我们与传统文化的关系,就像与父母基因的关系一样,不是我们要不要继承的问题,而是我们想不继承都不可能。”所以,检察文化注定要传承,而检察工作的传承有其特点,需要传、帮、带,是师傅带徒弟那样的手把手的教,这不是读几本书就能解决的,因此传承这个环节必不可少,至关重要,它关系的是检察事业的未来走向。
 
 
(作者单位:潮州市人民检察院)

 

下一篇:潮州“崇韩文化”浅析
上一篇:没有了
快速搜索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书画摄影
职务犯罪易发多发原因?

潮州市人民检察院 Copyright © 2014 潮州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38650号